Mandsnow

夜与逝去

娜俊第三个短篇 结束 终于又能写狗血虐文啦 考完试就发长篇


凌晨,加拿大蒙特利尔。

走在雪地里的时候,罗渽民还不认识他,他边走边掖严实自己的衣服,脚上的短靴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响,毛线帽子上也落满了雪花。

在这个地方,你就得忍受发生概率极大的一天到晚都不带停的鹅毛大雪,除了做好保暖之外,还得学会苦中作乐,比如在大晚上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哼个用来壮胆的小曲儿。

作为一个很小就出国留学虚度人生的二世祖,罗渽民自然不会哼不出什么自己国家流行的调调,他踢着地上的雪胡乱嚷嚷着,直到看见坐在地上倚着路灯一动不动的黄仁俊。

黄仁俊有一头即使在非常昏暗的路灯灯...

天空窥望

he的娜俊 流水账的娜俊 

接下来一个短篇 然后一个长篇

啥鬼天气呢。

万里无云,真的是万里无云,天气热的让黄仁俊觉得自己再在太阳底下多呆几分钟都要被烤化了。理智提醒他他的皮肤已经烫的发红不能再等下去了,但情感上告诉他自己排队等这份网红甜甜圈已经快三十分钟了不能半途而废。

为什么要等这个?当然是为了爱,为了爱的食物有什么不能坚持的,男生也可以爱吃甜甜圈的啊,虽然这份期待的心情快被太阳毒到奄奄一息了。差不多有过了十几多分钟,长长的队伍终于排到了他,被晒到即将昏厥的黄仁俊感激涕零地接过甜甜圈的袋子,回头就急急忙忙往家赶。

他想念家里的空调,想念冰箱里的可爱多...

晨间之雾(下)

谢谢喜欢(握拳!)

深深的耻辱感让黄仁俊的脸一直红着,明明应该感谢把他解救出来的罗渽民,他却忍不住自己内心隐隐的厌恶,那群人的话还清楚的回响在他的脑海里,觉得他抢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什么东西。

罗渽民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思,嘱咐他让他情绪稳定点不要让奶奶担心,黄仁俊听得烦,敷衍的点点头算是回应。他们这些人虽然打架,但也都不傻,不会让人伤在外露的地方,想要瞒过他那个老眼昏花的奶奶还是轻而易举的。

罗渽民没有问他为什么会这样,黄仁俊也就什么都没有说。

二中是整个县城里风纪最差的高中,学生们都拉帮结派的,年纪轻轻的身上都沾染了或多或少的社会习气,但是成绩却还说得过去,学校领导也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

晨间之雾(上)

还是娜俊 本来想一次性发完 结果越写越多 哎

祝他俩和其他梦队的成员儿童节快乐

黄仁俊推开了窗子。

清晨的雾气还未彻底散去,空气里带着点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因为早起还显得很困倦,揉了揉眼睛,眼瞅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人,伸过手。

“买的什么?”

罗渽民把自行车停好,把挂在自行车上的几个袋子拿下来,递到黄仁俊手里,“喏,谁知道你今天又突发奇想想吃什么,几个早点铺我都买了份,你自己看着挑吧。”

黄仁俊翻着看,豆浆油条,嗯,没食欲,煎饼果子太腻,面包又太干,挑来挑去只拿了一杯粥。他把其他的早餐扔到屋子里的餐桌上,背上书包,手上拿着那杯粥,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

我还在等你 28

非常喜欢仁俊所以就写了 真的非常感谢能一直看下来的人 看过来真的有很多的不足所以真的非常非常感谢能一直包容着这些的人 谢谢你们 我会一直爱仁俊的 

因为是all俊玩家 所以平常是一直甜着的 但狗血虐文是我的心头好 本身我也是个黄暴基的人 如果让人感到不适 真的很抱歉了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厚^O^  

28.

“如果你还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哪里。”李马克朝着李帝努的背影喊。

“……”

“罗渽民前段时间找人重新打理了他在城西的房子,这应该是他给黄仁俊准备的。”

李帝努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神情失落,“哥,我还怎么见他?”

胸腔内堆积的郁闷和痛苦无处宣泄,他甚至连一想到黄仁俊的名...

我还在等你 27

大黄这两天又甜又盐我好爱他


27.

“我想回去一趟。”

罗渽民再次返回来之后,发现黄仁俊脸上还是湿漉漉的,拿了条毛巾,不声不响的给他擦着脸,黄仁俊也老老实实地让他上手,却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罗渽民反应过来他想回自己家,不甚在意:“不行。”

“……我就回去拿件衣服。”

“你需要什么可以帮你买。”

“那是李帝努给我的,”黄仁俊抬起眼睛看着罗渽民,“别的什么我都可以不要,除了它。”

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故意激怒自己,罗渽民对上黄仁俊的目光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感觉黄仁俊平静的过分,非常不满,“就算李帝努记起来,你们也没可能了。”

“……我明白。”

他也知道,他也知道……可...

我还在等你 26

26.

这话虽然是对着李马克说的,但明显李帝努反应更大,他没有忍住冲上去揪住罗渽民的领口,几乎是怒吼着对他说:“你闭嘴!仁俊明明就是因为你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居然还好意思跑过来说我们!你有什么资格……”

“李帝努,你能不能清醒一点?”罗渽民任由他揪着自己的衣服,嘴角还咧着笑,“回头看看你那个道貌岸然的哥,就算我是个人渣,他李马克也没少做龌龊事!你要不要现在问问他,你生日那晚上他对黄仁俊干了什么?”

“……你说什么!”

“黄仁俊可真傻,为了你什么都不敢说,躺在医院里还由着李马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帝努,我可真是不得不佩服你,怎么就能让黄仁俊对你跟狗一样忠心呢?”

为了你,什么都不敢...

我还在等你 25

这段有点狗血有点散

25.

远远地,他就看到车已经早早地停在了学校门口。

李帝努烦闷地踢着路上的石子往校门口走,他已经几天没能去找黄仁俊了,看他哥的意思是在黄仁俊伤没好到能来学校之前都不会允许自己去找他了,每天都这样专门让人来接送他上学,根本不给他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

李马克在这面几乎是说一不二的,看自己因为天天往医院跑状态不好就立马阻止了下来,还安慰他说会替他照顾好黄仁俊,让他安安分分的学习。

但是见不到黄仁俊,他更安心不下来,只能打上几通电话,也根本不够李帝努想的。

这种做不了事白白担心的心情让李帝努感觉很差劲,恨不得一天问李马克问上八百遍:“今天他怎么样?”

李马克开始还耐...

我还在等你 24

最近官频里发现马俊好多拍手哈哈


我还在等你 23

23.

两个人都意外的沉默着,罗渽民坐回休息的座椅上,病房里挂着窗帘,太阳一下去整个房间就暗了下来,他的脸被手机屏幕上的冷光映着,黄仁俊沉默着盯了他很久,最终打破了这怪异的寂静。

“能开下灯吗?”

罗渽民收起手机给他开灯,突然的光亮让黄仁俊的瞳孔微微收紧,“闷吗?”他听见罗渽民这样问他。

“有一点。”

“医生说还是不要开窗比较好。”

黄仁俊没再说话,房间里又陷入了安静。

沉默着,罗渽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六点四十分,离李马克跟他说好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他走出去跟护士嘱咐了几句话,站在门外打了个电话,又再次走了进来。

“我要回去了,待会儿……马克哥会带着李帝努过来。”

“冷静...

©Mand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