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snow

哈利路亚 07.2

我有一点心疼仁俊……


哈利路亚 07.1

07.1

“谁?”

董思成恍惚中感觉自己面前一直有个人影阻碍着视线,他厌烦地嘟囔了一句,伸手想去推开,手却被一把攥住。

恩?董思成往回拽了拽手,没拽回来,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当看到眼前人的那一刻,他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中本悠太的视线从他被攥住的手腕转回到他脸上。

房间里只有他和中本悠太两个人,董思成还是倚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中本悠太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坐在一旁的床沿上低身拉过他的手。

董思成没有先开口,而是简单利落地选择了抬起另一只手,一边站起身一边一拳朝着对面的人挥了过去。

对方好像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硬生生吃下了这一记,脸微微地偏了一下,抓住他的手却依旧没有...

你发上有雪

诺俊的短篇 因为李帝努这次造型真的很好看!!!


东夏国三十年,初冬。

“你头发落上雪啦!”

尚为孩童的黄仁俊在几位侍女的陪同下在偏殿的花园里游玩,一个瞥眼,他凑上去盯着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这个人,眼神里充满着好奇着对他说。

男孩被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牵着,整个人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里,冷漠地面对他的发问不出一言,倒是那个中年男子有些堂皇,也不管对方的年纪是否能听懂,赶紧向这位九王子解释:“殿下,他头上的不是雪,这是个我从极北之地的雪国得来的奴隶,那里的人头发都是这样银白色的。”

说着他一把拉下罩在那男孩头顶的斗篷帽子给九王子看,那人的一头银发被露在外面,很快...

哈利路亚 06

等下我要写个短篇!!

06.

那是温柔地看向他的。

那双眼睛,无法挣脱的,沉重的枷锁。

 

还在回家路上他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董思成稍作迟疑之后手指划向了接听。

“结束了吗?怎么样?都谈论了些什么话题?没有做什么不妥的事情吧……”

董父在那边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董思成边听边感到越发头疼,不妥的事确实是有,不过并不是他而是对方干出来的。

“好了好了,没什么好谈的,只不过看我是同龄人好奇一点罢了,去的也不止我一个年轻人,就是客气一下才叫上了我,别问了,我今晚没怎么吃饱,待会到家让阿姨随便热几个菜给我垫垫肚子。”

烦躁地挂上电话,董思成眼前又浮现出中本悠太在餐桌上朝他温柔...

哈利路亚 05

05.

董思成挂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懵逼的。

他尽力想了想那晚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引起了中本悠太的注意,然后发现自己在他面前的表现从各方面来说都看起来很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屎运?他虽然不太了解商场上的事情,但也清楚跟这样一个人搭上关系有多重要,而且对方居然还那么真诚地请他赏脸吃饭认识一下。

当时大脑一片混乱的董思成在电话里居然说他需要考虑一下。

中本悠太当然不会多说什么,笑着挂了电话,会说他的只有自己那个恨不能时间倒流的老爸。

当董思成如实将中本悠太想请他吃顿饭的事情转告给他爸并真诚征求意见时,就被董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弄得有些懊恼。

“我哪知道要答应啊,我又...

我想带你离开,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我想走肾 我只会走肾 但是走肾不被允许 我就先来一发娜俊短篇吧 对不起对不起

许多年之后的现在,我患上了一种名叫失眠的病症。

那些夜晚,不管是安静到像世界已经静止,还是被暴风雨肆虐到无法安宁,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凌乱的思绪,有的时候,我会努力控制自己试图赶跑那些负面的情绪,但更多的时候,我放任自己这样痛苦绝望地回忆一夜,最后再用疲惫的身心来迎接又一个清晨。

他们都告诉我,罗渽民,你虽然一直待人友善而热情,却从来没有对谁敞开过真心。

这些话,我从未放进过心里去,一个人长时间的独居生活让我逐渐地习惯孤独,习惯了对人表现出他们想要的模样,...

哈利路亚 04.2

果然被屏蔽了 以后我怎么办

https://m.weibo.cn/status/4129554748712688

哈利路亚 04.1

看了羊安肥 李马克原来是可爱类型的吗 我……


想把你留下来,永远。

04.1

宴会表面上一片祥和,内里却是掩盖不住的暗潮汹涌。在一边从头到脚旁观的李马克就算是再没眼力见儿,也能看明白中本悠太对这个小男生的意思,不过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也是索然无味。打了声招呼,他准备现在就退场回去。

黄仁俊头上的伤虽然不重,但不在他眼前,难免让人记挂着,李马克一边往大厅外走,一边掏出手机。

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酒吧的负责人打来的。李马克皱了皱眉头想仔细看看电话拨过来的时间,就被身后一个女声喊住。

“李马克!”文宛从别墅里追出来,语气不悦。

“还有什么事吗?”李马克只...

哈利路亚 03

每天都忧心 lofter一旦屏蔽我以后就全发图了

03.

“待会我得出去一趟,如果觉得待在家里闷,想出去玩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还有新的保姆我已经叫人找了,这几天张姨做的饭不好吃也忍着点,好不好?”

“好。”黄仁俊闭着眼点点头回答,李马克第二天快中午才把他叫起来,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餐后李马克就一边帮他换纱布一边跟他说话,虽然他动作已经尽量放轻,黄仁俊还是疼的皱起了眉。

“很疼?”注意到他的表情,李马克停下问他。

“没事。”黄仁俊睁开眼勉强对他笑了笑。

李马克也就不再说话,快速地帮他处理好伤处然后从沙发上起身,“你要是心里也这么听话就好了,也免得受那么多皮肉之苦。”

见黄仁俊不吭声,他...

©Mand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