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snow

哈利路亚 05

05.

董思成挂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懵逼的。

他尽力想了想那晚自己到底是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引起了中本悠太的注意,然后发现自己在他面前的表现从各方面来说都看起来很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屎运?他虽然不太了解商场上的事情,但也清楚跟这样一个人搭上关系有多重要,而且对方居然还那么真诚地请他赏脸吃饭认识一下。

当时大脑一片混乱的董思成在电话里居然说他需要考虑一下。

中本悠太当然不会多说什么,笑着挂了电话,会说他的只有自己那个恨不能时间倒流的老爸。

当董思成如实将中本悠太想请他吃顿饭的事情转告给他爸并真诚征求意见时,就被董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弄得有些懊恼。

“我哪知道要答应啊,我又...

我想带你离开,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我想走肾 我只会走肾 但是走肾不被允许 我就先来一发娜俊短篇吧 对不起对不起

许多年之后的现在,我患上了一种名叫失眠的病症。

那些夜晚,不管是安静到像世界已经静止,还是被暴风雨肆虐到无法安宁,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凌乱的思绪,有的时候,我会努力控制自己试图赶跑那些负面的情绪,但更多的时候,我放任自己这样痛苦绝望地回忆一夜,最后再用疲惫的身心来迎接又一个清晨。

他们都告诉我,罗渽民,你虽然一直待人友善而热情,却从来没有对谁敞开过真心。

这些话,我从未放进过心里去,一个人长时间的独居生活让我逐渐地习惯孤独,习惯了对人表现出他们想要的模样,...

哈利路亚 04.2

果然被屏蔽了 以后我怎么办

https://m.weibo.cn/status/4129554748712688

哈利路亚 04.1

看了羊安肥 李马克原来是可爱类型的吗 我……


想把你留下来,永远。

04.1

宴会表面上一片祥和,内里却是掩盖不住的暗潮汹涌。在一边从头到脚旁观的李马克就算是再没眼力见儿,也能看明白中本悠太对这个小男生的意思,不过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也是索然无味。打了声招呼,他准备现在就退场回去。

黄仁俊头上的伤虽然不重,但不在他眼前,难免让人记挂着,李马克一边往大厅外走,一边掏出手机。

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酒吧的负责人打来的。李马克皱了皱眉头想仔细看看电话拨过来的时间,就被身后一个女声喊住。

“李马克!”文宛从别墅里追出来,语气不悦。

“还有什么事吗?”李马克只...

哈利路亚 03

每天都忧心 lofter一旦屏蔽我以后就全发图了

03.

“待会我得出去一趟,如果觉得待在家里闷,想出去玩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还有新的保姆我已经叫人找了,这几天张姨做的饭不好吃也忍着点,好不好?”

“好。”黄仁俊闭着眼点点头回答,李马克第二天快中午才把他叫起来,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餐后李马克就一边帮他换纱布一边跟他说话,虽然他动作已经尽量放轻,黄仁俊还是疼的皱起了眉。

“很疼?”注意到他的表情,李马克停下问他。

“没事。”黄仁俊睁开眼勉强对他笑了笑。

李马克也就不再说话,快速地帮他处理好伤处然后从沙发上起身,“你要是心里也这么听话就好了,也免得受那么多皮肉之苦。”

见黄仁俊不吭声,他...

哈利路亚 02

真的忧心lofter又屏蔽我的文 如果屏蔽了我就再发图


02.

说起来,他能跟罗渽民认识,也是因为李马克。

黄仁俊因为自己母亲的原因,连学校都没被允许去上过,只潦草的被几个家庭教师教过,因为换的也频繁,导致他到现在身边除了突然闯进来的李马克,一个能说得上熟悉的人都没有。

也就是一个月前,他最讨李马克喜欢的那段时间,黄仁俊被李马克带去他的酒吧玩,正巧李马克又有事情要处理,没空管他,只找了个酒吧的领班,让他看好黄仁俊。

其实黄仁俊自己也对外界的新鲜事物没什么兴趣,他战战兢兢的被关了这么多年,唯一能让他有多反应的只有文宛和李马克了。

当然,这是在他遇到罗渽民之前。

酒...

哈利路亚 01

cp有娜俊 马俊 悠昀 貂昀  

微虐 非常狗血的一篇文 开心我终于能发微博了

诚挚的哭泣,心碎的悔过,都胜过一句哈利路亚。

01.

“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坐在审讯桌前的金道英被突如其来的问话搞的一头雾水,他看着坐在面前这个举止散漫的漂亮男孩,从昨天晚上在K城新区发现了那具尸体后他就没来得及休息,如今还要打起精神来对付这个看起来很难搞的嫌疑人,脑袋隐隐的作痛,金道英心上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别跟我瞎扯些有的没的,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昨晚你为什么会在那栋废楼里?我们现场的刑警从你身上发现了血迹,是不是死者的相...

夜与逝去

娜俊第三个短篇 结束 终于又能写狗血虐文啦 考完试就发长篇


凌晨,加拿大蒙特利尔。

走在雪地里的时候,罗渽民还不认识他,他边走边掖严实自己的衣服,脚上的短靴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响,毛线帽子上也落满了雪花。

在这个地方,你就得忍受发生概率极大的一天到晚都不带停的鹅毛大雪,除了做好保暖之外,还得学会苦中作乐,比如在大晚上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哼个用来壮胆的小曲儿。

作为一个很小就出国留学虚度人生的二世祖,罗渽民自然不会哼不出什么自己国家流行的调调,他踢着地上的雪胡乱嚷嚷着,直到看见坐在地上倚着路灯一动不动的黄仁俊。

黄仁俊有一头即使在非常昏暗的路灯灯...

天空窥望

he的娜俊 流水账的娜俊 

接下来一个短篇 然后一个长篇

啥鬼天气呢。

万里无云,真的是万里无云,天气热的让黄仁俊觉得自己再在太阳底下多呆几分钟都要被烤化了。理智提醒他他的皮肤已经烫的发红不能再等下去了,但情感上告诉他自己排队等这份网红甜甜圈已经快三十分钟了不能半途而废。

为什么要等这个?当然是为了爱,为了爱的食物有什么不能坚持的,男生也可以爱吃甜甜圈的啊,虽然这份期待的心情快被太阳毒到奄奄一息了。差不多有过了十几多分钟,长长的队伍终于排到了他,被晒到即将昏厥的黄仁俊感激涕零地接过甜甜圈的袋子,回头就急急忙忙往家赶。

他想念家里的空调,想念冰箱里的可爱多...

©Mandsnow | Powered by LOFTER